此人除了1800种臭毛病之外
才剩一点点有趣

微博:夏爱钱
公众号:夏爱钱

一份霜花糕与忍冬茶的情海沟壑丨深度影评《霜花店》



东邪西毒里,张国荣在那一片黄沙大漠里自言自语过:多年之后,我有一个绰号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


后来这句话在《霜花店》这部电影中得以呈现。


故事背景发生在元朝时期。国立强盛的元朝势力渐渐扑向周边小国,那个年代里和亲是最有效却也是最无奈的自保手段。高丽国王迎娶了元朝公主,众臣力荐国王尽快完成同房,以传宗接代,保我小国从此风调雨顺万年长青。


可是金銮殿之上高丽国王想说我不能,但没人给他这个说不能的机会。


他不能跟所有人坦白说,自己堂堂一朝之君,这一辈子喜欢的其实是男人,对女人没有半点心思。


怎么讲?讲就是错。讲就是大祸,讲完祖辈打下的江山,就要在自己这辈亲手葬送了,以后都没脸被抬进皇家陵墓和祖先并排躺着。


后来他心生一计。跟随从自己十年的贴身侍卫讲,你去侍寝皇后,以保我江山太平吧。几句话讲完竟如同万箭穿心。原来这个贴身侍卫不是甲乙丙丁的路人,而是与他日夜相爱的人。




从当年这个侍卫还是个少年,自进宫那一刻起,龙椅之上的他便在心里承认了朝前的他,许他一世做自己暗地里的情人。


江湖夜雨十年,不敌今晚深闺倥偬风。自己喜欢的男人和自己无法喜欢上的女人在行男女之事。


世间一场荒唐大梦,不过如此。


他在别宫中玩着工笔纸墨画,心里纳闷,为什么画了这么多年苍劲的竹子今晚却无论怎么画都画不直,奇怪,真的奇怪。


心气终究难平,他站在这扇厚重的檀木深闺的扉门旁,朝里面望了望,原来男欢女爱和平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没有半点不同。可是他此刻嫉妒,嫉妒世间所有事情,嫉妒他们此刻的无敌快活。


凭什么自己喜欢的人要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行这种事,哪怕是自己下的圣旨。也休想。


他一朝之君,可以统万马,率千军,但他也注定琢磨不透这男女爱慕之事。他不知道自己的贴身侍卫洪麟和皇后开始时的交合是被情势所逼,但此后的难以抑制的情感却再也解不了,也难躲掉。




在那个还算古老的朝代,元朝女子若喜欢上某个男子,会为他亲手做一次霜花糕。于是,就在元朝公主亲手将霜花糕递给洪麟的那个夜晚,洪麟被打动了。世间情深本就不知道从哪一刻起。


去他妈的三纲五常,也去他妈的世道伦理。

我就是自己的三纲五常,我就是存在即合理的伦理。


洪麟心系这位嫁过来的公主,无时无刻不想。即使伴君如伴虎的睡在高丽王身边,他也夜不能寐,想去找她,吻她,亲遍她全身所有不可方物的地方,告诉她,我很想你。


皇宫之大,也布满着皇帝的眼线。洪麟的爱压根逃不过暗地里的冷光。和皇后伤风败俗之事还是败露。这让龙颜大怒。高丽国王那一刻明白,自己喜欢的人也不喜欢自己了,一国之君有什么用,百里山河江川又有什么用,拴不住一个喜欢的人的心,都是狗屎。


他不忍杀他,念着旧情,逼他自宫。从此滚出皇宫,滚到天涯海角边上别再烦我。


一骑绝尘,夜匿而逃。


月高风凉,孤枕难眠。高丽国王很想知道洪麟到底爱王后深还是爱自己深。他做了一场戏,假装王后被绑,看能不能骗他回来。


若他不回来,便饶他一命。

若他回来......,若他回来,必死。


洪麟还是回来了。国王整个人疯狂了。他想不通十多年的相伴一场,竟不敌那几夜深闺芳香。起杀心决定手刃洪麟,这个给过他无限欢爱和此刻梦死的人。




一刀戳心。洪麟踉踉跄跄倒下。国王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某个夜晚,自己身体抱恙,那一天洪麟特地给他温了一壶忍冬茶。他对洪麟讲,“是药都太苦了,我都不想喝。但这是你送来的,我就喝几口吧。”


回忆断断续续,却都是究极情话场面。


国王最后一句问眼前的男人,“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人死言明。他希望这个男人能在死前,能向他悔过。但是他没得到自己想听的答案。


一句“没有”清清楚楚,掷地有声。烧焦了这个国王的心,随后也烧断了百年的王朝根基,顷刻间轰然倒塌。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纠缠?

不过是多的那几场福祸,来时都让人猝不及防而已。



评论(9)
热度(196)

© 猫司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