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公众号:夏爱钱

清朝的时候有这么一个败家子。


出身于幕僚家庭,却不思其上,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一辈子常以卖画为生,画画名气又不大,有时候吃饭都成了难事。


一辈子逢人能吹出的牛逼,也就是乾隆南巡当天,曾随自己的父亲恭迎圣驾。


小时候去亲戚家玩,有一个姑娘长他十个月,他称对方表姐。两个人青梅竹马,离开的那天,他跟自己的母亲讲,以后非这个姑娘不娶。


隔了十几年再见面,少女顾盼流光,少年文艺有趣。男孩日日想念对方,一刻功夫也忍不下去,就此缔姻。


花烛之夜,男孩掀开了红盖头,只见姑娘羞涩遮月,红胜烛光,两个人互相挨着不说话光是笑,笑了整整一个洞房花烛夜。


两个人感情甚好,总是一起出行一起归家。在家里面也常常忍不住这份喜欢。


有一年七夕,男子刻了两个章,章上镌刻“愿生生世世为夫妇”。朱文男方执笔,白文女方执笔,常常书信往来时,按章留念。


后来仍怕来世弄丢了对方,又请高人手绘了一副月老的图画,常常焚香祈祷,以求来生还能再爱一场。


夫妻二人本性率真,不屑于争夺家族内部财产,远走他方。患难见真情,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两个人却感情越久弥坚。


后来女方因为有血疾,久病难起,再加上家庭贫困,女人一直不肯就医浪费。生命弥留之际,和男子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此生嫁给你,值了。只是担心来世能不能再续情缘。


女人死后,男子终日茶饭不思,见青山妩媚像她,听雨打芭蕉也好像她。一生奔波苍途里好像湖心扁舟侧过,风景恰好,知音难觅。


又是一年夏蚊成雷,男子好像梦回二十多岁,深情难掩,半夜提笔写和女人的幼时趣事,也写婚后的琴瑟相和。


再后来这本书过于经典而流传后世,被翻译为多国文字。林语堂后来点评书中这个男人写的他的妻子,说她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


浮生六记,为欢几何。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这个男人叫做沈复,也有人叫他沈三白。


著的书,书名是《浮生六记》。


评论(2)
热度(145)

© 猫司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