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公众号:夏爱钱

今天我会讲一个关于音乐的故事。


2009年11月,我坐在大巴车里。


车里载了一群年轻的学生,要从海事大学回到师范大学。那一年安东尼成为郭敬明公司的写手,出了新书,他在书里写,自己最喜欢坐在倒数最后一排靠近车窗的位置。我学着他书里写的文字,坐在那个专属位置后环顾四周,认定这个安东尼,并不快乐。


男生和女生们离我太远,他们有说有笑,没人注意车尾的人开心还是难过。


上大学前,我妈叮嘱的最后一句话是,“无论怎样,记得要合群”。我没办法完全理解合群的意思,是要我砍掉自己的刺拥抱别人,还是等着别人跑来拥抱我。


后者太难,显得一厢情愿。


那几年品牌商步步高终于找准了自己的定位,所有营销的准星铺开之后,他们要用心做一款音乐手机,音质甩其它手机几条街那种。同年他们出了一款青花瓷翻盖版本。同桌考上大学之后,她父亲给她买的第一款手机就是这款,北上进京那天晚上,我说,“我送你吧”。和她父亲一起把三箱行李装上绿皮火车的时候,她站在车内跟我们招手,说回去吧,回去吧。她爸爸和我站在月台上,冲她喊着“要一路顺风啊”。


后来她爸说,你是她的什么人啊。我说,是同学。她爸递给我一支烟,我接下来。她爸点燃,我战战兢兢不敢动,生怕风把火机上的火焰吹灭。她爸说,谢谢你,她能有你这样一个同学真好。


另人没想到的是,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在2009年的冬天,她发短信给我说,“自己很想谈恋爱,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愣住半天不知道怎么回复。然后就被删除了联系方式。


她并不喜欢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话。我答应她的话,两个人以后都会纠结到死。


时间回到11月那个夜晚的大巴车上。


101.6调频收音机里的主持人王依说,今天推荐一首歌,是刘力扬的《寂寞光年》。她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寂寞的时光吧,这段时光我们会停下来,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我不知道我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我觉得它是明亮的,却也隐隐约约觉得那是我的白日梦一场。


之后过了一年,有一个夏天的晚上,王依在收音机里讲,这是陪伴大家的最后一期节目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收听,以后也希望大家关注101.6调频,再见,另一边的陌生人。


说再见的又何止是收音机,还有年轻和主见。人越大越会觉得,懂得拒绝的重要性。可是很多事情,你没办法拒绝的。你说,你不喜欢现在的专业,你说,你不喜欢你的室友,你说,你不喜欢你的工作,你说,你不喜欢你的家庭。


人生,其实挺苦的。苦难道就不过下去,破罐子破摔了吗?


直到现在,就在此刻,我依然认定人生值得一活。失恋,失业,失败,是有所谓,但是不至死。


输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输。输一次,就逢人把自己的伤疤揭开给对方看,这样伤疤好不了,会一直溃烂。要振作起来,成为更好的人,流血拼命的成为更好的人。


昨天,一个特别优秀的女生发了一条朋友圈,她说,“自己刚刚碰见前男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我喜欢的模样,突然发现自己没爱错”。


你看,就应该像她男朋友这样。失败了之后,我们经过短暂的失落之后,要赶快昂起头朝好的方向奔跑,别让曾经遇见过的人,再碰到之后觉得你是错的人。


刘力扬唱的寂寞光年里有一句,“漫长的寂寞,让人特别失落”。


失落的时光里,别什么也不做,光盯着伤疤看到底什么时候会愈合。


要抬起头,有自信的迎上去。



评论(15)
热度(58)

© 猫司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