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除了1800种臭毛病之外
才剩一点点有趣
公众号:夏爱钱

那天下午,张星约我在北院操场见面。他写了一封信,递给我的时候他说,“别当我的面打开,我怕你会直接拒绝我。其实,从高中起我就察觉到了,我和他们不一样。男生们都喜欢女生,而我喜欢的是男生。因为这个事情,整个高中,我都过得不开心,被他们捉弄,被老师讨厌。陈诚,我鼓起了也会招你讨厌的勇气,想问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求你现在就回答我。看完信,我等你”。


夏天热浪灼人,整个滨城的海风从南而来,腥气逼人。我攥着那封信,不敢看他。


下午的大课我没去上,一个人躲在宿舍里,打开信,刚看到第一句,就被热辣的字眼冲傻。我把它撕的七零八碎,又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我想起来前些日子张星说自己病了,在他的宿舍里喊我过去。


我想起来张星,他说他额头很烫,让我不要走,陪陪他。


我想起来他曾在水房要给我洗衣服,他期末的时候曾把试卷扔给我让我快点抄。


躺在上铺,我想起来很多片段。风扇不停旋转,后背褥湿床铺。


中间隔着半个月,我见到张星都是躲着。他走左边,我就走右边。他坐第一排,我就坐最后一排。


后来某一天的后半夜,张星发来短信,“陈诚,我希望你死”。


我拿着手机,心像真被他捅了一刀。有窟窿,止不住,不断往外喷血。


我删掉那条短信,大学四年,再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又是三年。


前几天,我收到一个短信,一串陌生的号码发来。


我过得很好,希望你也是,对不起,我不怨你,也希望你原谅我”。


是大连的手机号。


我坐在房间里,从22楼的窗户上可以看到徐汇区的车海与人流。初夏闷热,窗户边偶尔飘过的风里夹杂着海的腥气,跟那年渤海传来味道好像。


--

写在后面


最近准备写小说。这本小说,藏了许多人的影子在其中。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很多很多,我认识的人,他们二十二岁之前的一段人生。


就像张星。当年没说出口的抱歉,希望我们都能通过某种方式释怀。



评论(5)
热度(39)

© 猫司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