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公众号:夏爱钱

微博:夏爱钱

网易云音乐:夏爱钱

微信联系:wangxiaojian-1211

© 猫司令 | Powered by LOFTER

火不火,都是命

1.

2004年夏天,闰土还不叫闰土,还是张杰的时候,曾夺得第一届我型我秀冠军。流量时代之前,是短信和电话投票真金白银的刀光剑影。


第一届我型我秀出了很多人才,奇怪的是音乐圈内这些人好像默契的做了同一件事,要不红,大家就都不红。


很多年之后,大器晚成才开始一一敲开这些人的家门,张杰和谢娜出双入对,常驻芒果台,袁成杰结婚的时候是王思聪给做的伴郎,赵英俊换了一个爆炸头发型之后,成为了顶级配乐大师。


又是一年夏天,第二届我型我秀的冠军被一个叫做刘维的小伙子夺得,后来这个小伙子在火星情报局里跳舞耍宝自嘲,就当大家都以为这不过又是一个走杨迪路线,很搞笑的男生的罢了,这个叫做刘维的男孩和张杰,在今年浙江台一档《异口同声》的舞台上,合唱了一首《我们的歌》。


唱完之后,他哭着讲,“可能因为我搞笑吧,搞笑惯了,但杰哥知道未来我还是很想做一个歌手的,所以我来到了这个节目”。


也就是那一刻,所有人才明白,这个男孩他并不想做搞笑担当,他的梦想还是重回歌手。



10年后靠段子盘活音乐之路,红的发烫的薛之谦是那一年的全国前20强,这个浑身综艺感的男人,在一档节目里也曾无奈的说过,“我们那届我型我秀基本全是被埋没的”。


埋没不好懂,换成命好一点,命运依然在和此后参加这档综艺节目的男孩女孩们乐此不疲地周旋着。


2006年夏天,王啸坤成为我型我秀第三届冠军,参演了《北京女子图鉴》的演员戚薇是那一年的全国前20强。


后来戚薇在真人秀节目《向往的生活》里,给大家演唱她和袁成杰的成名曲《外滩十八号》,深情款款,依旧能轻轻松松抓住在场每个人的耳朵。


戚薇说,当年这首歌都这么红了,可是自己还是不红,那时候自己的账户里只有30块钱。


能笑着讲出来的话,就不再是勉为其难。


2015年的10月,相隔10年,初为人父有了女儿的王啸坤再次火力全开,带着全新大碟《长白山》归来,一经问世,便备受好评。


2

第一季好声音在2012年7月13日浙江卫视首播。


曹寅以一曲《会呼吸的痛》,获得刘欢、那英、杨坤等三位为其转身展开争夺战,最终加入杨坤组。


而这已经是他参加的数不清的第几次选秀,之前幸运女神一直没有眷顾她,所以当幸福来敲门的时候,他整个人是懵的。



在知乎里,曹寅曾写自己的音乐之路,“曾经在报考艺术路线的时候,他的父亲并不同意。自己的父亲是一位军人,歌手在他看来是很难理解和认同的一种职业,不仅不认同,更是不屑”。


每年的艺考和春运挤在同一个时期,每一次陪考之路,曹寅其实很想和自己的父亲聊聊自己的梦想,但他父亲每一次都没有给他留时间与情面。后来有一次在火车上,他父亲曾不耐烦的讲,“我们还没吃饭呢,你只要唱歌能换回来两盒盒饭,那我以后就不反对“。


曹寅真的就站了起来,当着车厢里的人唱起歌来。


”我就当着正在打牌的,正在吃饭的,正在聊天的餐车乘客面前大声唱了起来。不管有没有人在听我唱歌。唱着唱着,我突然觉得周围安静了,到后面我只听见我自己的歌声”。


直到最后,掌声雷动。


也就是这些萍水相逢的人,给了他坚持下去的勇气,演出费仅仅是两盒盒饭,却让他再也难以忘怀。


3  

2009年,是小沈阳命运开始转变的一年。


那一年春节晚会上,一句“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让全国人民喜欢上了这个妖娆的男人。




小沈阳后来接受采访说,其实挺奇怪的,那时候彩排的时候,包袱(小品中称笑点为包袱)都不在我这里,都在丫蛋那里,不过当天也不知道怎么邪劲了,大家都乐在我身上了。


小沈阳在节目里提起他爱掉头发这件事。


他说,我爸也爱掉头发,中间这里就全秃了,我媳妇给我梳头的时候,就发现我也爱掉头发,可能我最后和我爸一个样,都会掉没有。


主持人讲,那她也不会嫌弃你,毕竟她16岁跟你,无论你掉多少头发,她胖了多少斤,你们都不会嫌弃彼此。


小沈阳点点头,冲主持人摆了摆大拇指。


4  

红不红这件事,有时候真的靠天命。


谢霆锋曾经就在做快乐男声的评委的时候,点评欧豪,说他的长相,就是老天爷赏饭吃。


星途坦荡还是不顺,很玄学,老百姓爱吃这一套。


没了明星的家长里短,也就没了半桌子的故事。


那人生得多没趣味啊。

--

请关注个人公众号:夏爱钱

点击上面横线文字进行阅读


 
评论
热度(38)
 
回到顶部